乔舒瓦·弗理德曼是六秒钟情商的首席执行官,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位父亲。本文节选自他的著作《领导力的核心》,是他在书末写給各位父亲的一些心里话。当然,希望此文对于不是父亲的读者们也有一定的价值。

我除了是一名领导者之外,还是一位父亲。我猜你们中的有些也已为人父。对我而言,做一名父亲是对我这个人的正直和人品的真正考验。其它工作都不过是为它而做的准备工作。如果我除了是一名好父亲之外什么都不是,那我也会把我的人生看成是一大成功;而如果我是所有的一切,但唯独不是一名好父亲,我也会认为我失败了。此外,我还认为,要想成为一位好父亲,也意味着我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和一个成功的人。这需要深刻的思想转变——从“工作还是家庭”的认识转变到“工作以及家庭”上来。

家庭中的情商

我曾认为,我已经变得非常善于应用情商。然后我有了孩子。这是我的人生中最具挑战性的经历,但也是最值得的。对我来说,真正的挑战在于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而不是陷入自己的模式被动做出反应;尽力做到最好的自己,而不是像一架自动导航的飞机一般成为一个无意识的父亲。

我的孩子们非常擅长惹我生气。我敢说你的孩子也是这样。即使我努力保持平静和镇定,他们也能够毫不费力地让我濒临情绪失控。但是我也知道,当我对他们的反抗、抱怨或忧郁反应过度时,我其实是在强化一种糟糕的范式。

站在他们的立场,我希望你能够知道他们是两个极其可爱的小朋友。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出色、善良而快乐的,在我的脑海里与心中满是这样的“快照”:

  • 五岁的艾玛正在我的旁边骑着她的自行车,她说:“以前我没有‘信心’站在我的自行车上,但是看我现在。”镜头拉近,艾玛骄傲地站在自行车上。
  • 我在睡觉时间走进孩子们的房间,看到他们俩静静地坐在艾玛的床上用他们的手电筒“拍电影”。
  • 六岁的马克斯从学校回家后悄悄地溜进我的办公室,看到我正在打电话,便把他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跟我打招呼。
  • 我们把车开进她第一个住宿夏令营的大门时,十二岁的艾玛带着恐惧、兴奋和希望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臂。

我想要拥有更多这样的时刻。在这中间,也会有一些小小的爆发时刻。我希望这种时刻能够少一些!

当我在做出反应时,其实与他们并无关系,而是因为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或者是我害怕自己不能教好他们,这是我得到的一条很大的教训。所以,六秒钟情商模型的意义重大。

我可以根据这一模型问自己一些问题——关于那八项能力的问题。

自我认知:我有什么情绪?我在遵循哪些模式?

自我选择:如果我能够感受、思考和应用乐观思维,那我有哪些选择?这些情绪之中有什么深刻的见解?我想要感受到什么情绪并且如何能够实现?我可以从哪儿找到做出这一改变的能量?

自我超越: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希望我与他们的互动能够如何影响他们的世界,并且进而影响更大的群体?我希望能为这个世界作何贡献?

通过这种方式的思考,我可以做出更好的选择——而且我可以不断学习如何做一名父亲和做一个人,并且不断成长。

工作还是家庭?

我认识的大多数人都常常觉得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左右为难。在大多数工作中获得真正的成功需要花费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我的多数客户和朋友都表示,他们就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在工作和家庭中做到最好。在这方面,我能够感同身受——它也是我自己的人生中一个永恒的挑战。

我还没有把这个问题“完全想清楚”,但是在我女儿大约八岁的时候,她跟我说了一句我希望能够永远珍藏的话。我当时正在写一篇文章,便问她“我们家里有什么很重要?” 在众多珍贵且重要的事物中,她选择了这个——“重要的是爸爸能去帮助别人。”

我从这句简单的话里得到了一个重要的提醒,那就是我的孩子们在看着我。我谈论工作的方式和他们看待我工作的方式教给了他们关于工作、关于在这个世界上做出积极影响的责任、以及关于做人的道理。

你的儿子或者女儿对你的工作有何了解呢?他/她知道你为什么做这份工作吗?这份工作可以对这个世界有何贡献?

我认为,如果我真的能将自己的工作与目标联系在一起——如果我能看到和感觉到自己的工作如何服务于自己的超我目标——那么我会将之传达给我的家人。他们会认识到,虽然我的工作很忙,但是我的工作有着实际意义。换句话说,我的工作本身对他们而言就是重要的一课。

但是,这不是作为一名家长不在孩子身边的借口。我在工作中经常需要出差;我常常会一个月离开一两周,所以这实在是个难题。在我离开的时候,我会尽力与他们保持联系(打电话和发邮件),而且我回来后会为他们留出更多的时间。我会继续完善这个方法。

陪伴

成为父亲之前,我不记得曾经有人给予我如此之多的关注,我不记得曾经感觉到,仅仅是自己的陪伴就能够有如此重大的意义。我出差归来,我的孩子们会跑出来喊着:“爸爸,爸爸,爸爸!” 而且,无论我的生活中发生其它任何事,我都能够知道:我很重要。很多时候,马克斯会走进我的办公室,只是看看我是否在那儿,然后带着浅笑悄悄地说:“嗨,爸爸。”然后走开。这种感觉像是一个沉睡在我心中的天使般的精灵在抚摸我——是一个无以言表的完美时刻,我希望每天都能够珍藏,直至永远。

艾玛和马克斯都喜欢水,所以他们还小的时候,我很难有哪次洗澡不被打断。有一天,马克斯走进浴室,我认为他会索取一些关注或者提一些要求。结果他只是来陪陪我。他用毛巾玩了会儿“躲猫猫”,然后玩了一会儿淋浴门边上积的水。我洗完澡后,他声音清脆地地说了句“拜拜,爸爸”,每个音节都很清晰,然后蹒跚地走开了。

我被他给予关心的方式震撼到了:只是全心全意地陪伴在我身边。他只对我表现出了几分钟的兴趣,就让我感到自己被他关心而且觉得自己很重要。这是多么强大的一种力量啊!我极度地希望,随着他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忙,随着他陷入所有的 “应该”和“想要”以及相互矛盾的人生责任之中,他仍然能够保持这种仅仅通过陪伴就能給他人带去积极影响的惊人能力。

这种能力是一份不可思议的礼物——一份我们每个人都有的现成礼物。我们每个人都能够通过心灵和心智的力量来增加关怀和承诺。这种关怀和承诺对赠予者来说是免费的,对受赠者而言却是珍贵的,而且它花费的时间不会比开无意义的玩笑花费的时间更多。如果我们每天都花一些时间来赠予彼此一份全心全意的陪伴作为礼物,如果我们能够真诚地对视并因看到了我们共有的人性而微笑,它会給我们的职场、学校、社区、政府、我们在超市里的互动和在公园里的散步带来多么深刻的变化!

这让我去思考那些自己没有去关心马克斯的时候。比如昨天晚上:虽然我今天要乘飞机离开,但我昨天晚上却工作到很晚。比如这周:我和他一起去散步,却只关注我自己的想法而不是认真聆听他在唱的歌。所幸的是,我还能够想到另外一些时刻:我发现自己的注意力正在从他身上慢慢移开时,便重新调整注意力,让自己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全身心地只关注他。

也许,作为一名父亲、丈夫、领导、朋友,这是我能够给予的全部——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他人身上并且他们能够看出我认为他们很重要的那些少数时刻。马斯洛(Maslow)曾说,每个人生来都讨人喜爱且值得被爱——所以,人们给予我们的关心也许能够让我们回归到关怀感与价值感的核心。因为的确——你很重要,你赠予的关心对你周围的人也很重要。

作为一个人
去爱另一个人,
这也许是最艰难的任务,
是最终的考验与证明,
是最崇高的工作;
与之相较,
其他工作都不过是
为此而作的准备。

——赖内·马利亚·里尔克
(Rainer Maria Rilke)

Latest posts by Jason Yuan (see all)